快捷搜索:  

nice炒图,走向倒闭

"nice炒图,走向倒闭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"

击鼓传花的炒图游戏(Game),渐渐玩不下去了。

11月的最后一周,黄祺(化名)在上海、云南、首都三地往返奔波,身体穿梭在南北感受着气温的变化,内心却始终是凛冽寒冬。半个月前,鞋品交易平台nice一纸公告,让黄祺 投入400万元养老 的期许变为了泡影,而持有的那些所谓区块链实物价值也已经缩水至不足10万元。

过去两年间,数字藏品横空出世,概念加持下一张张图片在二级市场炒出天价。nice在2022年搭上了这趟快车,从炒鞋到炒图,nice包装了一场 鸡生蛋,蛋换钱 的疯狂游戏(Game)。用户购买平台发售的潮流玩艺作品,作品产生积分,积分兑换实物。

事到如今,等待用户的却是 鸡飞蛋打 。11月15日,nice公告积分商城结束试运营,引导玩家在11月29日20时前将持有的潮流玩艺1.0商品兑换成不同数量的《天使勋章》卡牌。包括黄祺在内的数十位用户随即赶赴首都,向平台方寻求一个说法。

平台运营不善,积分商城模式难以为继 ,在nice位于首都北三环的一处办公点里,负责接待消费者的工作人员这样解释。问及平台发售的作品的实物价值究竟体现在哪,工作人员用沉默代替了回答。

400万元缩水至10万元

对于多数潮玩领域的消费者而言,nice并不是陌生的存在。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老牌球鞋社区与转卖平台,在业内知名度并不亚于第一大潮鞋平台得物。天眼查信息显示,nice运营主体为首都极赞科技(Technology)有限公司,在2014年4月-2019年6月间,公司累计完成四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经纬祖国、老虎基金、软银亚洲等。

2022年4月,nice创始人周首高调宣称上线潮流玩艺1.0,通过与国内创作者、品牌等合作发售具备收藏属性的潮流产品,并通过区块链技术加以溯源。

上线两个月后,nice推出的首期作品《伞兵归来》版画在市场上炒出了50万元的天价,而发售价仅为19.9元。提起这场暴涨超25000倍的狂欢,数字藏品行业从业人员王枫(化名)仍有印象。王枫指出,nice本身因炒鞋积累了一批 赌徒 , 伞兵 概念也是炒作平台老玩家的情怀,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,《伞兵归来》限量发售、抽签购买,意味着抢到后转手就能大赚一笔。

事实上,正是基于nice过往在潮玩领域的积累,不少球鞋爱好者在nice完成了炒鞋到炒图的转变。在《伞兵归来》版画疯涨至50万元前,孙昭(化名)在二级市场以30万元的价格完成了购买。 消费者不会单独购买《伞兵归来》版画,30万元的价格还搭配了《pindication》盖章,后者原始发售价仅为99元,必须这两件商品同时持有,才能发挥附加作用。 孙昭解释道。

暴涨之后便是降温。50万元的热度渐渐散去,黄祺以20万元的价格购入了《伞兵归来》版画与《pindication》盖章的组合。同样的商品,张清(化名)的购买价是10万元。

而降温之后,就是探不到底的下跌。11月29日,首都商报记者在nice平台注意到,11月以来,nice在售《伞兵归来》版画价格多集中在5000元以下,最低成交价格为100元;《pindication》盖章交易价格则在2000元以下,最低成交价格仅为50元。

平台消费者持仓价值一并缩水。其中,黄祺持有的潮流玩艺1.0作品购入总价约为400万元,按现阶段交易价格计算,总价为10万元。张清累计投入的70万元,也只剩下不足1万元。

尽管作品价值严重下滑,但在11月15日以前,张清等人对于持有的潮流玩艺1.0作品仍有信心。这份底气来源于持有作品获得的积分。根据nice平台设定,用户购买平台发售的1.0作品,每日可获得不同数量的积分,累积后可在积分商城里兑换不同价格的实物商品。

《伞兵归来》版画与《pindication》盖章,是nice潮流玩艺1.0作品中积分最高的作品,分别为33、32积分。同时持有这两样作品的用户,被认定为平台 天使会员 ,每月可进行(Carry Out)4次商品兑换,在首发作品购买方面等也拥有更多权限。

根据每日获得积分数量的不同,nice积分商城中设置了白银、黄金、白金、钻石、荣耀等不同档位,对应的实物商品价格存在差异。可兑换的实物商品类别主要包括3C数码产品、奢侈类生活(Life)用品以及各类潮玩商品。例如,在荣耀专享档位中,9688积分可兑换500ml的兔年茅台,市场售价约为3000元。在黄金专享档位中,128积分可兑换32元瑞幸咖啡券。

积分商城不再 兜底

在张清眼中,这是一场 养鸡生蛋 的长期生意 只要持有平台潮流玩艺,就能获得积分并换取有价值的实物商品。因此,在持有的潮流玩艺1.0商品交易价格几乎全线崩盘后,张清等人将所有的希望(Hope)都寄托在了积分商城上。他们(They)期待着手中的积分尽快积累,再通过兑换高价商品减少损失。

可就在11月15日,nice宣布积分商城于11月16日停止试运行,1.0商品在置换期内不再产生的积分,用户持有的1.0作品可全部置换为《天使勋章》卡牌。例如,每一件《伞兵归来》版画可兑换99张《天使勋章》卡牌,每一件《pindication》盖章可兑换64张《天使勋章》卡牌。置换期结束后,1.0作品以及《天使勋章》卡牌可进行(Carry Out)转卖交易。

买了一只鸡,想让它下蛋。现在鸡没了,蛋也没了。 张清傻眼了。在张清看来,用户以极高的溢价购买平台发行的潮流玩艺作品,看中的并不仅仅是相关作品的流通价值,获取积分换取实物的持续性也是重要部分。

于是就发生了故事开头的那一幕。近日,首都商报记者以用户身份,跟随张清等人一同赶往nice在首都的一处办公点。对于用户的到访,平台工作人员显得有些司空见惯。据首都商报记者现场了解,周首已有段时间未在此露面,现场办公的团队主要为公司部分技术、策划以及运营人员等,在积分商城停止试运行的公告发出后,已经陆续有用户来到此处。

图片来源:首都商报

在近三小时的沟通中,现场接待人员坦言了潮流玩艺以及积分商城业务板块的困境。早前规划中依靠积分商城福利拉新、活客,再通过发售作品获得收益丰富积分商城的 闭环 构想,在实际运营中出现了巨大的缺口,拉新成本日益增长,积分商城还需要为存量用户提供价格高昂的商品。

现场接待人员提到,nice潮流玩艺1.0产品出现严重倒挂,尽管公司试图通过策划各种营销活动以及发售2.0产品等举措进行(Carry Out)调整,但整体表现均不及预期,积分商城模式难以继续运营,只会造成更大的亏损。对于用户提出的过往平台方以及周首公开宣传、承诺的权益(Equity)与流动性前景,前述接待人员表示, 那只是平台发展规划 。

事实上,nice平台遇到的这一困境,也是2022年8月以来数字藏品行业的通病。王枫指出,数字藏品本身就是 击鼓传花 的资金盘,没有流动性就意味着死亡。一切花里胡哨的营销活动都是为了吸引新的资金入场,当新入场的资金无法覆盖前期的活动成本,平台就无法持续运转。

早前作为门槛设置的《伞兵归来》版画与《pindication》盖章,在如今与其他产品一起变成了烫手山芋,一方面本身交易价值暴跌, 割肉 离场基本等于血本无归;另一方面作为附加值的积分商城业务叫停,对应产品的交易价格失去有力支撑,用户回本更加无望。

而消费者的担忧,更多来源于持仓价值的不确定性。对于平台提出的置换方案,孙昭等人并不认可。孙昭直言,过往nice平台发行的不少作品以及合成等玩法,也许初期曾轰动一时,但最终难以逃脱暴跌结局。

据孙昭介绍,此前nice曾发布新玩法,引导将三个《YINYANG》釉面骨瓷盘合成为一个《破茧成蝶》玉竹宣纸扇,并强调会提供诸多权益(Equity)等。 盘子购入价约为18000元,相当于每个扇子的成本是54000元,我一共合成了8个扇子,但现在每个扇子的交易价格仅为1000余元。不仅如此,10月16日nice公告直接暂停了扇子的权益(Equity)。 孙昭表示。

在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委员会教授安光勇看来,nice平台通过激发用户对虚拟产品的高价购买热情,然后调整规则导致投资者巨大损失,彰显了数字藏品市场的不透明性和操纵性,也凸显了数字藏品领域存在的投机风险和市场不确定性。此外,用户投入大量资金的期望获取长期、高额回报,也反映了投资者对风险认知的缺失。

金融属性难避

nice积分商城一夜变天,但并非毫无征兆。

既然做了选择,就要相信这个团队,要共识起来,要坚持下去。 这是黄祺在2022年8月发布的关于支持nice的其中一条 朋友(Friend)圈 。但进入9月后,黄祺等人其实已经在积分商城的几轮变换中隐约感受到了不安。

张清表示,积分商城上线最初,不论是高价商品的种类还是可兑换的数量均十分丰富。只要积分数量充足,就可以直接兑换,页面甚至一度显示将上线保时捷跑车。

复杂多变的玩法背后,绕不开的依旧是虚拟商品交易的金融属性。对于购入作品后平台发放的积分以及能获取的收益,用户心中也有一本账。张清告诉首都商报记者,市值8万元的劳力士 黑水鬼 手表,在积分商城里兑换最初需要8888分,每一积分价值约为9元。同期用户需要投入大约2000元方可购买一积分。按此计算,用户投入60万元单日增长近300 积分,方能在一个月后获得8万元的手表。不过,由于作品发行种类、数量的限制,用户很难集中持有大量作品。

潮流玩艺作品附赠的积分数量,由此成为了用户购买作品时最关注的部分。在采访中,黄祺同样提到,平台发行的是玩偶还是版画,版画上画着的是貂蝉还是张飞,根本无人在意,如何以最低价获得更高积分的作品才是重点。在黄祺的计算里,如果积分商城按照最初的规则运转,通过炒图每月至少可以获得10%的收益。而若完全脱离投机属性,这一收益率在常规的投资理财渠道中是绝不可能达成的。

首都商报记者统计发现,自2022年4月10日《伞兵归来》版画问世后,nice平台累计发行了71款潮流玩艺1.0作品,单款作品发行数量从几百至几万不等,能获取的积分也不尽相同。

大量增发的作品悄然改变着市场的格局,用户获取积分开始变得容易,同时迎来了积分商城的更新变化。2022年9月,积分商城升级为3.0,用户需要参与积分竞宝并获胜后方可得到想要的商品。在9月5日开展的第一期积分竞宝活动中,劳力士 黑水鬼 手表的对应积分为15500分。随后,积分商城开始在周一、周四限时开放,可兑换的高价商品数量也在急剧减少。

更重要的变化发生在2022年11月,nice宣布上线潮流玩艺2.0,停止发售可产生积分的潮流玩艺1.0,积分商城原功能不受影响,潮流玩艺2.0还将联动1.0推出更多玩法。但在张清看来,潮流玩艺2.0上线后,对1.0作品的流动性产生了极大的影响,相关作品交易价格进一步下降。同时2.0中设置的合成、转卖、置换等复杂玩法,实际上渐渐脱离了积分商城,承诺的商品权益(Equity)后续也未能落实。

又一年之后,nice匆匆下线积分商城。先后投入近400万元的黄祺,现阶段每日可获得的积分总量为4400余分,月度积分累计至13.2万。而最后一期积分竞宝活动中,劳力士 黑水鬼 手表获得积分已经达到了惊人的331795分。与实物商品的价值进行(Carry Out)换算,每一积分价值缩水至0.24元。

nice推出潮流玩艺1.0,好像只短暂地火了一下,却将无数张清、黄祺们套在其中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亚指出,通过发行作品获取收益并在用户转手交易中赚取佣金,可能就会涉及到NFT的二级市场交易问题,利用(Use)作品进行(Carry Out)金融化证券化的交易,属于非法金融活动。

李亚认为,平台方提供兑换高价商品的模式向用户承诺长期、高额回报,属于变相开展金融产品炒作行为,相关交易平台为 区块链实物 的交易炒作提供了相应的场所,可能涉及到变相违规设立交易所。

暗存多种风险

如果提问 如何将一张JPG图片变得值钱 ,一定会有人回答 将其变成NFT 。过去两年间,数字藏品行业上演了数不清的狂热景象,虚拟与现实流转交织,最终均难逃降温、归零。

一年前发布的 朋友(Friend)圈 ,过往那些支持nice的摇旗呐喊,在当下终于成为正中黄祺眉心的那颗子弹。黄祺指出,相较于炒鞋,炒图显得更为虚无缥缈。

回头望去,几十万元买一张图的疯狂交易进行(Carry Out)之时,便已经埋下了诸多暗雷。由于单日获得的积分会在一个月后失效,为了获得更高价实物商品,他们(They)只能持续追加投入购买更多作品;平台设置限价模式后,他们(They)通过第三方场外交易,动辄十几万资金直接转给只有微信号的陌生人

回归到nice本身,这家早前曾因炒鞋被央视 点名 的平台,也将这一模式应用在了炒图上。潮流玩艺1.0上线之时,数字藏品风头正盛。首都商报记者获取的宣传图显示,nice早期曾在 App首页展示了 nice数藏 字样。

图片由受访用户提供

在张清等人持有的潮流玩艺1.0作品页面,也如其他数字藏品交易一般提供了一串token代码,被认定为对应商品在区块链上的身份证明。围绕作品交易,nice面向用户提供二级市场,同时推出了抽签、限量、合成、空投等玩法。平台收益则主要来源于作品发行以及用户在流转交易时缴纳的共计7.5%的手续费。

用户在nice购买的版画、卡牌、玩偶、徽章等作品,可以选择寄存在平台并进行(Carry Out)转售,也可召回实物至指定地址。 本质上炒的还是那张图,与过去炒鞋、茶叶、邮票等模式是一样的,并不需要实体交易。图片相当于期货(提货单),拿到实物就相当于交割(平仓)。 有区块链行业研究人士这样评价。

对于实物召回,张清深知脱离平台之后,多数商品实际上是没有价值的,可能者是回归本身的使用价值,例如部分餐具、桌椅,但这类情况与消费者付出的高额成本也并不对等。 有人实物召回后,仅仅拿到一张印画的A4纸,还有人图片与实物严重不符。 张清补充道。

图片来源:nice App
平台展示与用户收到的实物对比

上海曼昆律师事务所主任、律师刘红林在接受首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从平台规则可以看出,虽然用户购买的是各类作品,但平台通过给予用户积分以及兑换服务,实质上仍然是通过虚拟积分的价值吸引用户购买,nice对于虚拟积分的运营,确实比较类似近两年来某些以炒图为主的数字藏品平台。这类平台往往有参与者数量多、交易量大、价格波动剧烈等特征,背后可能存在非法集资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、金融诈骗、非法传销等涉众型经济(Economy)金融违法问题。

刘红林认为,用户间进行(Carry Out)二级交易,极易发生炒作可能高价转卖现象,使得平台此类业务与金融产品的界限变得模糊。从金融监管上看,此类业务未受监管,处于野蛮生长状态。一旦资金盘崩塌,后果相当严重。

对于没有商业实质,仅通过虚拟商品的炒作、空转的业务模式,其实是击鼓传花式的资本游戏(Game)、用户之间的零和博弈,一部分用户 收割 了另一部分用户,可能平台收割 用户 。 刘红林指出, 鼓吹平台产品流动性、稀缺性等吸引用户参与的行为涉嫌金融炒作。结合平台私自调整积分商城的兑换规则,提高商品兑换门槛等,平台行为可能被认定为构成诈骗类犯罪。

11月30日,针对nice平台调整积分商城业务的具体原因、如何应对这类模式产生的风险以及针对潮流玩艺1.0用户后续的安排,首都商报记者向nice官方进行(Carry Out)采访,但截至发稿,未收到公司回复。

而在公司办公室,对于下一阶段公司的发展规划,nice相关接待人员指出,会有新玩法,但自己无法代表平台作出承诺,一切只能 看运营成效 看公告 。

张清直言,这也意味着,一切都要看天意。

首都商报金融调查小组

nice炒图,走向崩溃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719) 踩(75) 阅读数(5066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